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与君共白头 第35章.毒酒一壶

【 】,

第35章.毒酒一壶

石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闻清羽为他倒酒。浓稠酒香,还未入口,燕知惜已然微醺。

他等了好久,才等到这一刻。千言万语汇聚心头,却一句都说不出。

“这杯喝了,算你欠我的。”

闻清羽端起酒,正准备先喝,被燕知惜伸手拦住了。

“你有孕在生,不要喝酒。我喝了。”燕知惜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清儿,你要好好爱惜自己和孩子。”

闻清羽又为他添满了,轻描淡写地说:“这么爽快,就不怕我在酒中下毒?”

燕知惜执酒的手一僵,又一口饮尽,笑看着闻清羽,“清儿,你倒的酒,便是穿肠毒药,我也甘之如饴。”

闻清羽也笑了笑,没有说话。

两人就从黄昏坐到月升,喝着酒,吃着菜,彼此不说话,气氛却是从未有的宁静。

春夜风凉,闻清羽穿得少,燕知惜想起身为她披上外衫,才起身就脱力地跌坐回了凳子。

他像早有所知,望着闻清羽的黑眸里笑意未消,“清儿,你应该直接对我下穿肠毒药,这软骨散未免太轻了。“

闻清羽不再伪装,深埋的恨意,显露无疑。她从袖袋里,抽出一把匕首,一步步朝燕知惜逼近。

那日,她就在墓地前,发现了埋在墓地里的半截竹笺,上面有闻昭留给她的话。

势杀燕狗,吾姐珍重。

皇宫守卫森严,想取燕知惜性命,无疑自取死路。她当然不能让逃过一劫的胞弟,再次涉险,只有亲自动手。

闻清羽虽知她要杀燕知惜,也难于登天,却比闻昭容易一些。

为什么燕知惜猜到了,还一杯接一杯喝下了她倒的酒?

闻清羽亦没心思去揣测,她握着匕首,一步一步朝燕知惜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