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崛起在晚明 第七十五章 风马燕雀——屠马宰燕 (3)四千字大章

【 】,

ps:补昨天的更新,懒的分章了,请各位看官见谅了。今天的更新还有,只是不知道是四千字还是两千字的就对,o(╯□╰)o

“姑爷。”

老陈回来,他回来就意味着任务也已经完成。

江湖上的事,本就应该有江湖人来解决,他们这些人都是外地人,人生地不熟的,想要做点什么事情,不依靠本地的大户,想要打探到半丁点的消息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江湖人不同,江湖人的消息来自于各方,他们的消息有时候不是一个灵通就可以轻松解释的了。

不过,江湖人的路子野,往往搬不上台面,台面上的工作,还需要赵禅来处理。

“打听到什么消息了。”

“姑爷,还真的被你给猜对,燕子与马都是一伙人,张达这只老狐狸的警惕性特别的高,故而那群燕子并未一举成功,所以需要这匹老马出手,可惜啊,张达这只老狐狸可不是这匹老马可以对付的。”

“处理干净了?”

“已经妥善处理。”老陈犹豫了一下:“不会有人发现他。”

“好。”

交易一直都是一件恐怖的事情,一旦扯到利益,赵禅的心就格外的狠,他不介意死掉那么几个人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更何况,风马燕雀这些人又有那个人是好人。

杀了...

赵禅不会生起半丁点的犹豫。

“张员外,在外面听了这么久了,怎么不进来一下。”

老陈刚禀告完,月光之下,一抹人影悄悄的冒了出来,赵禅轻轻的敲着桌子道。

话音刚落,从房门后走出一人的身影,恰好是张达的身影,不过张达的眼神看似是在看着赵禅,可眼睛的余角却落在一旁站着的徐邦瑞的身边。

旋即,似乎察觉到徐邦瑞一丝紧缩的眉头略微带着不悦后,张达立即把目光给收了回来,心里暗道:“果然传言都不可信。”

旋即,张达眼眸中闪过一抹坚定,轻轻了嗓子,朝着徐顾躬身一礼道:“小人的家底瞒不过徐总管,只要徐总管能让小女脱离苦海,届时,小人会送上一份大礼,这份大礼定然会让魏国公满意。”

一旁站着不动如山,面容上一直带着浅浅笑容的徐顾,苍老满是沟壑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识趣的人...

这么识趣的人,徐顾还真的是少见了。

“张员外,接下来的这些日子,请务必要看好令嫒,届时需要让张员外上演一场好戏了,不然如何令嫒彻底的死心。”

要让一个彻底的死心,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遭受打击的人,性格恐怕要经历一番大变,当然了,如果能及时的调整过来,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闻言,张达深深的瞧了一眼赵禅,赵禅的话他听懂了,同时他也有些看不懂了。

魏国公之子——徐邦瑞似乎是以这个年龄比他还小的少年为首,诚然,他眼前的徐邦瑞不如传闻中那般荒唐,可堂堂的魏国公之子,而且还是嫡长子,就算无傲气,可傲骨也在,如何能同意,还有眼前的徐顾,堂堂的魏国公府邸的大总管,竟然也同认命似的,听从赵禅的指挥。

这一切的源头...

只有一人

当今的魏国公徐鹏举,也只有他能让徐顾,能让徐邦瑞乖乖的听话。

“难道魏国公就这么看好他?”

张达心里开始泛起了嘀咕,不过就依照赵禅如今布下的局,就足以让张达刮目相看,只不过,在张达的眼里,赵禅还是一个挺有潜力的晚辈罢了,而不是如同徐阶一般,前途无量看成自己同一辈的人。

这就是差距,也可以说这就是名声的差距。

“有什么可需要老夫的,赵公子但说无妨。”

“那个和尚死了,善后的事情,还需要张员外多多照料。”

“言重。”

在门外的时候,听到赵禅冷漠的语调时,张达的心里就莫名的有一种寒意,现在就算再一次听到时,身体内潜藏的寒意窜的一声又冒了出来。

浑身上下不禁打了一个冷颤,然后在屋内众人的凝视下,张达立即回过了神,旋即赶紧离开,在他看来是是非之地的厢房。

“赵公子能让一个举人恐惧发寒,果然是非常人。”

这句话非常人中,赵禅听出了嘲讽,同样的还带着一点的赞扬。

“过奖了。”

赵禅心态的变化,可以说在他决定经济战搞垮溧阳黄氏时,心就已经开始变了,开始变硬了,开始变狠,这几个人本就该死的人,赵禅岂会有半点的愧疚。

人无愧疚感。

整个人就会有一种冷漠,一种漠视生命的冷漠。

也正是因为这种冷漠,才让张达觉得可怕。

“这只老马死了,那群小燕子开始慌张了。”

主心骨!

和尚就是整个团队中的主心骨,敢一个人行走江湖的人,又有几个人是普通人,手上没有点本事如何单枪匹马的行走江湖,和尚靠的就是他天生的慈悲憨厚的脸,以及那顶激灵的脑瓜子。

赵禅等人恐怕不知道的是,那群燕子几乎都是和尚这匹老马的徒弟,数次的连环局都是和尚在背后出谋划策,甚至在局面即将要失控的时候,亲自出马,让局面重新变回自己可以掌控的局面,这是和尚这匹老马多年行走江湖的本事与经验。

“义父这么久了还么有回来。”

郊外的一个小村子里面,有好几个人来回的走动的,其中就有今日的赵禅见到的穷酸秀才。

屋子内来回走动的男男女女脸上都露出一抹担忧以及一缕连他们都不曾发觉的恐惧,从他们记事起,就开始跟着义父和尚,虽然说是义父,同样的也是他们的师傅。

一把手把他们给拉扯长大,同样的教授他们谋生的本领。

“该不会义父出事了吧。”

忽然,其中有一人惊恐的说道,眼眸中流露出一丝的害怕,就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流浪街头,差一点饿死在街头上,跟野狗抢食的日子。

他的这一句话,似乎直接把众人的恐惧给点燃了,往常他们的义父都会准时的回来,只有义父等待他们,从来都没有他们等待义父。

恐惧就像是瘟疫会进行传染,很快的这些人都被传染,只剩下穷酸秀才冷眼看着他们,走到刚才开口的少年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你在胡说什么,给我闭嘴,等到明天再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见不到人就给我闭嘴,必须把这个局给继续下去,谁敢破坏,不要怪我不客气,如果义父真的出事,这次得到的钱,也足够你们安安稳稳的过完下辈子。”

穷酸书生的一巴掌打醒了他们,一番话也点醒了他们。

诚如他所说的那样,就算义父出事,这个天仙局也要继续做下去,前面铺垫了那么多,要是现在半途而废,前面的辛苦与付出岂不是都浪费掉。

“这次你们都给上点心,义父若是没有出事,我们继续,倘若出事了,拿了这笔钱,各自远走高飞吧。”

主心骨一旦没了,就等于人心散了,人心一散,队伍就非常难带了。

况且,扮演穷酸秀才的他在今日,匆匆一见面,脑海中便刻下了一个人的影子,这辈子就算是想要忘记,恐怕都忘不掉了。